欢迎登录上海政博律师事务所!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成功案例 > 病理造假良性肿瘤变恶性

病理造假良性肿瘤变恶性

律师作用:审查病历,发现两家医院将良性肿瘤误诊为恶性,术后胃肠输入营养液,突发死亡。经两次开庭医院主动要求调解结案。

一、 案件情况

患者甲,年仅54岁。

患者2012108日至20121022日因右上腹疼痛在A医院住院治疗。根据医院的《出院记录》,入院诊断为“胆总管结石、胆囊结石伴慢性胆囊炎”,出院诊断为“胆总管壶腹部癌”,但根据病史反映,1015日的ERCP检查为“壶腹部周围肿瘤,且胃镜病理(乳头开口处,活检)提示“重度炎症,轻度肠化,轻度异型增生。HP-)”,上述检查报告均未有癌诊断。“壶腹部周围肿瘤可为良性,也可为恶性,医院忽视ERCP的检查报告,错误诊断为“胆总管壶腹部癌”,让患者至B医院手术治疗。

患者20121022日收治入B医院后,1022CT提示“胆囊炎可能,胆胰管扩张,建议MRCP”。但医方未做MRCP检查,同时在无“壶腹部肿瘤”病理诊断报告情况下,匆忙于20121030日行“腹腔镜探腹+胰十二指肠切除术”,《手术记录》提示“肿块位于十二指肠乳头处,直径2cm质硬,未侵及浆膜外,肝、十二指肠韧带,肝动脉可及肿大融合淋巴结”,《冰冻临时报告》提示“胰十二指肠壶腹部腺癌”,但无石蜡报告。最终的《病理报告》提示“胰腺第8组淋巴结未见癌转移,0/3枚;胰腺、胆总管、胃、小肠切缘及大网膜均未见癌累及,胆囊慢性炎,幽门旁淋巴结未见癌转移0/11枚,胆总管旁淋巴结未见癌转移0/5枚”。

因医方采取“癌”的根治性手术方法,切除了胰腺、胆总管、胃、小肠等大部器官,所以术后需采用鼻饲管补充营养。故20121120日起,医方开始使用“瑞代”肠营养液500ml/天鼻饲,患者出现发冷发抖症状,1121日体温最高达38.5度,但医方未做血常规,不停“瑞代”,反而增加剂量一倍至1000ml/天,患者发冷发抖发作时仅使用地塞米松治疗原告陈述,11233:00患者又出现发冷发抖症状,找了半天医生,直到3:30才有实习医生处理,但未见值班医生。4:005:30,患者病情恶化,家属多次到值班室请医务人员抢救,但未见值班医生及实习医生前来处理。《护理记录》“3:30-5:30也未记载任何事项”。

1123日《护理记录》记载,“3:30患者主诉发冷发抖,测血压90/60mmHg,脉搏118/分,遵医嘱停鼻饲,吸氧、予以地塞米松5mg,万汶500ml静脉滴注,查血常规,心电图。”血常规提示“白细胞39.5×109/l,中性粒细胞91.1%,淋巴细胞8.6%,红细胞计数3.01×1012/l,血红蛋白92g/l红细胞压积27%。”护理记录提示做过心电图,但临时医嘱单未体现,也未见心电图报告,院方涉嫌篡改病历,藏匿了关键证据“心电图报告”。

1123日《护理记录》记载“5:30患者诉胸闷气喘,脉搏170/分,血压测不出,告之医生。”患者5:30血压已经测不出,但《临时医嘱单》显示,半个小时内没有任何抢救措施,直至6:00才予以肾上腺素、多巴胺治疗。患者于201211237:47宣告死亡,B医院的死亡诊断为“多器官功能衰竭、心律失常(室颤)、十二指肠腺壶腹部癌”。

二、 医院过失

1A医院误诊为“癌”:

肿瘤的定义为“细胞产生的赘生物细胞群。可以是良性的,也可以是恶性的”,癌的定义为“恶性肿瘤的总称。恶性肿瘤细胞的生长处于失控状态,能侵入正常组织,并常常转移到远离其起源的部位生长”。

A医院ERCP检查为“壶腹部周围肿瘤,且胃镜病理“未发现肿瘤”,但A医院“肿瘤”与“癌”不分,误诊为“胆总管壶腹部癌”,将患者错误地推到B医院进行手术。

2B医院术前准备不足,术前诊断 “壶腹部腺癌”没有依据:

1022CT报告“建议MRCP检查”,但医方未做该项检查,同时在无“壶腹部肿瘤”病理诊断依据情况下,擅自行 “腹腔镜探腹+胰十二指肠切除术”,并按照“癌”的根治手术方法切除胰腺、胆总管、胃、小肠等大部器官。

根据中华医学会《临床技术操作规范-病理学分册》,“冰冻切片后剩余的冰冻组织和冰冻切片取材后剩余、未曾冷冻的组织均应保存,用以制备常规石蜡切片,以便与冰冻切片进行对照观察;冰冻切片和石蜡切片须与同一例手术后送检的切除标本编为同一病理号,并做出综合性诊断;当冰冻切片病理学诊断意见与常规石蜡切片的病理学诊断不一致时,该例的病理学诊断一般应以石蜡切片诊断为准。”

B医院《冰冻临时报告》提示“胰十二指肠壶腹部腺癌”,但无石蜡报告,医方有藏匿对诊断有决定意义的石蜡报告的嫌疑。同时手术切除之后《大体标本》病理诊断为“十二指肠壶腹部的肿块约2.5*2cm,胰腺、胆总管、胃、小肠切缘及大网膜均未见癌累”。其对肿块性质没有描述,显见医方故意回避肿块性质。原告方要求医方提供病理方面的详细报告,但医方先是语焉不详,后又拒绝提供,更进一步引起了原告方的怀疑。冰冻切片的病理号为F201204007,送检的切除标本病理号分别为201212698201212743,三个标本病理号不一致,违反中华医学会编著的《临床技术操作规范-病理学分册》。由此原告高度怀疑患者是在没有罹患癌的情况下,被医方按照癌症病人的手术方法被错误切除了胰腺、胆总管、胃、小肠等器官。

3B医院抗过敏性休克治疗错误

根据中华医学会编著的《临床诊疗指南-急诊医学分册》,过敏性休克的治疗方案及原则为“立即停用或清除引起过敏反应的物质;抗过敏治疗,首选肾上腺素;抗休克治疗”。从整个治疗过程看,B医院1120日至11233:30使用“瑞代”肠营养液,使用后患者出现发冷发抖等过敏症状,但医方不仅不停用,甚至加大“瑞代”剂量一倍。从患者的临床症状看,不能排除过敏,但医方在抗过敏治疗上,也没有首选肾上腺素,而选择地塞米松。医方的抗过敏治疗违反诊疗常规。

4、不排除B医院放置鼻饲管捅穿空腔脏器,或手术问题导致吻合口疝,输入“瑞代”后致感染性休克。

B医院在胰十二指肠切除术中未按常规放置空肠营养管,故1120日开始使用鼻饲管输入“瑞代”,从患者使用“瑞代”后发冷发抖,发热38.5oc等症状,同时血常规提示“白细胞39.5×109/l,中性粒细胞91.1%”,高度怀疑其在没有影像观察的情况下插入鼻饲管时,捅穿空腔脏器;或手术问题导致吻合口疝;“瑞代”通过鼻饲管进入腹腔导致感染,最后因感染性休克死亡。但医方1120日发现症状后,没有考虑到上述可能,直至11233:30前,没有查血常规等,也没有使用抗菌素,更没有引起重视手术解决。 

5B医院手术记录可疑

B医院的胰十二指肠切除术,手术记录简单,手术者签名处先为“实习”,后划掉,医生补签名。手术中按常规应先游离肠系上静脉,到达胰腺上端,没有浸润粘连,才能切断胰腺。而手术记录第六点描述的是直接切除胰腺。手术中按常规应放置空肠营养管,但手术记录中没有描述。且手术记录中将prolene线错写成proline线。综上,原告方对这简单、多处错误的手术记录存疑。

6、术后未检测引流物淀粉酶

根据中华医学会编著的《临床技术操作规范-普通外科分册》,“术后注意腹腔引流量及性质,及时发现腹腔出血、胆漏及胰漏”。术后72小时应检查引流物淀粉酶、血淀粉酶,根据两者的比例关系排除胰漏可能,但根据医方提供医嘱单以及化验报告,仅看到引流物淀粉酶的检测。

7、抢救时由实习医生检查、下达医嘱

原告方陈述,11233:005:30,未见B医院值班医生,均为实习医生检查、下达医嘱。根据《医师职业法》,“医师实施医疗措施,签署有关医学证明文件,必须亲自诊查、调查,并按规定及时填写医学文书,不得隐匿、伪造或者销毁医学文书及有关资料。”让没有医师执业证书的实习医生下达医嘱单独处理,是非法行医。同时发现医方临时医嘱单有涂改痕迹,更加深了原告方的怀疑。

8、缺失《心电图报告》

11233:30B医院《护理记录》提示做过心电图,但临时医嘱单未体现,也未见心电图报告,说明院方涉嫌篡改病历,藏匿了关键证据“心电图报告”。

9、病情危急时没有合理、及时使用抢救药物

11235:30患者脉搏170/分,血压测不出,医方对此既没有使用任何升压药物,也没有使用肾上腺素抗过敏治疗,也没有使用抗菌素等药物,直到半小时后才做处理,直接丧失了抢救时机。

综上,两医院的医疗行为严重不负责任,直接导致患者死亡。

三、处理情况:

本律师审核病历,发现两家医院将良性肿瘤误诊为恶性,手术切除胰、肠等大部器官,不排除手术导致吻合口疝,术后胃肠输入营养液,没有积极抢救,患者死亡。经两次开庭医院主动要求调解结案。

本文为王政律师原创,未经本人允许,禁止转载!


Copyright(C)2009-2016 上海市静安区愚园路315号紫安大厦916A室 
联系方式:021-61158303 61158275
邮箱:zhengbolaw@126.com
邮编:200040
上海政博律师事务所

在线客服

技术支持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