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上海政博律师事务所!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成功案例 > 脑出血死亡误判噎死

脑出血死亡误判噎死

律师作用:审核病历,发现患者不是因为噎死,而是脑出血死亡,医院看到诉状,当庭要求调解。

一、 案件情况

患者年仅57岁。

2009627日,患者因“发现肝硬化2年余,反复头晕1周”收治入A医院消化科病房,73日意识丧失,710日死亡,医方《死亡小结》上死亡原因为“吸入性窒息,缺血缺氧性脑病、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症”,但《病理解剖》死亡诊断为“大脑内囊出血破入侧脑室及蛛网膜下腔导致呼吸循环衰竭”,两者诊断结论明显相背。

二、 医院过失

1、病史涉嫌造假及缺失

病程录第6页,日期及时间被涂改。

病程录第7页—11页,疑为一人笔迹且一次性书写。

病程录第8页,72日的输血病程录疑补填。

病程录第14页,7616:00调整呼机机模式,请呼吸科会诊,但没有会诊记录。

2、该做的颅脑CT未作,未观测血压变化。

患者是因“反复头晕一周”入院,627日《首次病程录》记载了头晕的鉴别诊断,提到了贫血、血压升高、脑血管意外可能,并拟行头颅CT;但627日的主治医师查房记录、630日主任医生的查房记录均未提到晕厥的鉴别诊断。不仅未做颅脑CT,反而让患者71日做上腹部增强CT73日做下腹部及胸部两个增强CT。 

患者《入院记录》记载“有高血压病史10余年,最高血压170/100mmHg,平素自服珍菊降压片”,入院诊断为“高血压病2期,中危组”。在患者服用降压药物的情况下,入院测血压120/70mmHg,但截至患者73日昏迷前,6天内未再测量血压。

医方在脑出血疾病的防范上存在疏漏,在有条件的情况下未做颅脑CT检查,且昏迷前6天未观测血压,延误诊断治疗,最后患者因脑出血死亡。

3、该停的药物不停

根据氨曲南的药品说明书,其不良反应为“白血球计数降低,血小板减少,肝胆系统损害”,患者为肝硬化、三系减少的病人,但医方从630-79日连续使用氨曲南十天。

血小板的检查报告如下:

627日血小板54×109/l

72日血小板33×109/l

79日血小板20×109/l

在发现血小板持续降低的情况下,甚至在患者昏迷后6天内,医方不仅不停氨曲南,仍持续使用,加重病情,增大了患者脑出血的风险。

4、攸关维持患者生命体征的呼吸机操作失误

患者昏迷后没有自主呼吸,一直依赖呼吸机,但原告方反映医方工作人员操作呼吸机失误,双方为此多次冲突。

原告方反映,病房医护人员因呼吸机操作失误,多次请其它科室人员调整呼吸机参数。医方病程录也有相应记载:“76日指末氧下降至61%,请呼吸科会诊调整模式”。

原告方反映,治疗中医方更换过呼吸机,但医方病程录遗漏记载更换原因及更换时间,原告方高度怀疑之前的呼吸机已经故障多时,无法维持患者呼吸,导致患者缺氧进一步加重,故医方更换。

原告方反映,77日呼吸机报警,病房医生多次来仅仅是按静音键,2个多小时后原告方自己找来人员修理,修理完毕后发现患者面部已经发胀发黑。医方病程录记载了“呼吸机报警请设备科调节,记载了患者血压、心率,但没有记载患者血氧饱和度这一关键指标”。原告方高度怀疑医方因操作呼吸机失误,为掩盖其过失,故意不记载患者血氧饱和度。

综上,原告方认为呼吸机使用不当是导致患者死亡的直接原因。

5、医方为掩盖过失、推卸责任,坚持吸入物窒息导致患者意识丧失。

根据患者同病房病人的反映,医方737:30左右让患者做好增强CT回来,9:00左右患者进食完鸽子汤后,收拾好被褥、洗碗,上了厕所,回来坐在病床边,说了一句“我头有点晕”,然后倒在床上、意识丧失。

院方病程录记载“患者突发意识丧失,四肢抽搐,双眼上翻,大小便失禁,牙关紧闭,口角可见血丝,清洁口腔,拍背,见大量未嚼碎肉渣,急予吸痰管吸痰,吸出部分肉类残渣。”

患者进食完毕,收拾完被褥、洗碗,上好厕所,并说了话。这时突发意识丧失,且有四肢抽搐、双眼上翻等神经科疾病症状,首先应考虑脑部或心脏疾病所致;见到的食物残渣,应首先考虑为心脑血管疾病导致意识丧失呕吐所致。但医方为掩盖对心、脑血管等疾病诊断治疗的失误,推卸责任,认为患者因吸入物窒息导致意识丧失,没有采取积极合理的治疗措施,致患者脑出血死亡。

三、 处理情况:

审核病历并询问专家,发现患者不是因为噎死,而是脑出血死亡,医院看到起诉状,当庭要求调解。

 

 

 

 

 


Copyright(C)2009-2016 上海市静安区愚园路315号紫安大厦916A室 
联系方式:021-61158303 61158275
邮箱:zhengbolaw@126.com
邮编:200040
上海政博律师事务所

在线客服

技术支持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