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上海政博律师事务所!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成功案例 > 十二天五次大手术死亡

十二天五次大手术死亡

律师作用:起诉后,被告医院看到原告的起诉状,当庭要求调解,后以几十万调解此案。

一、案件情况

患者甲某年仅59岁。

20121227日。患者疑心梗收治入A医院心内科病房。20121227日肌钙蛋白0.7ug/l,肌酸肌酶及CK-MB在正常范围;1229日心电图提示Ⅱ、Ⅲ、avFV3R-V5R异常Q波;动态心电图报告提示窦性心律、房性早搏、未见室性异位搏动、未见传导异常、未见ST-T异常;20121231日冠脉动脉造影提示冠心病,三支病变。201315日心电图提示窦性心律;超声心动图提示各房室大小正常范围,未见节段性室壁运动异常。入院后心内科予以溶栓、抗凝扩血管治疗,患者病情有所好转。

A医院建议行“不停跳冠状动脉旁路移植术”,于201311日将原告转入心胸外科。2013115日下午,A医院安排两台心外科搭桥手术,均邀请B医院心外科主任乙某作临床演示并由其主刀先对本案患者行“不停跳冠状动脉旁路移植术”。术中虽发现主动脉有几处针眼出血,但乙医生为急赶第二台手术,匆忙缝合两针后即离场,之后关闭胸腔等措施留由A医院丙某处理……

患者回ICU后即刻发现大出血3900ml以上,立即推回手术室行“剖胸探查止血术”。但此后患者仍出血不断,数小时后又不得不再次推入手术室行“剖胸止血术”,并使用了大剂量止血、抗凝药物,此后患者一直被留置监护室监护。

118日,患者生命体征仍未稳定,A医院在没有预先告知患者家属的情况下,竟擅自给患者施行了风险更大的“主动脉球囊置入术”……

123日、24日家属探视时发现患者腹部膨隆,告知医生后未被理会,12516:00家属发现患者腹部膨隆更加明显,又告诉医生仍未引起重视,直至当日21:00医方才做腹部CT等检查,1262:30才匆忙行“急诊剖腹探查术”,术中发现乙状结肠已广泛坏死穿孔,术后患者奄奄一息,已无力回天。至此患者12天内经五次大手术后不治身亡。

二、 医院过失

1B医院参与手术的事实被掩盖

A医院在《病史首页》、《心脏搭桥手术记录》中主刀医生为丙某,而《麻醉记录》中主刀医生却记载为B医院的心外科主任乙某,两者不一致。

2、《心脏搭桥手术》术前检查不足

医嘱单提示,患者入院后至术前被持续使用拜阿斯匹灵、泰嘉、低分子肝素钙(速碧林)、低分子肝素钠(齐征)等药物溶栓抗凝治疗。其中低分子肝素钙(速碧林)、低分子肝素钠(齐征)有出血、血小板减少等不良反应,按药物说明书的规定使用中应全程检测血小板计数,但A医院除20121227日、1230日检测过血常规外,直到2013115日手术中才急查血常规,造成了病情观测的疏漏。

入院当天检测过凝血功能,之后在患者使用大量的溶栓抗凝药物到手术之日长达19天内未复查过凝血功能(直至2013126日才予复查),同样造成了病情观测上的疏漏。

A医院搭桥术前检查不足,由此不能排除术前因大剂量联合使用溶栓、抗凝药物导致患者搭桥术中、术后出血不止。

3、《心脏搭桥手术》不能排除发生致命的手术缝合问题:

B医院心外科主任乙某主刀的手术记录提示:“主动脉根部脆硬,补2针止血;手术顺利,无出血,安返ICU”。但术后根据护理记录记载即刻大出血3900ml,此后丙某主刀的《开胸探查止血手术记录》记载“立即推回手术室开胸止血,打开心包,见主动脉根部有出血”。

上述记录互相吻合,能印证出血部位为主动脉根部,因此《心脏搭桥手术》不能排除主动脉根部血管缝合问题造成患者大出血。

4、术后也未及时复查凝血功能存在不足

医方应考虑到患者术后大出血,在大剂量使用止血敏、止血芳酸、邦亭、康舒宁等药物后有可能发生血管栓塞,应当及时观测和复查凝血功能指标,但术后直至患者死亡,未见有任何凝血功能检查报告,因此明显存在不足。

5、术后DIC、凝血全套检测报告在病案中不翼而飞,涉及被告掩盖其部分诊疗过错事实。

12617:0517:20《医嘱单》上,有两次检查凝血全套,一次检查DIC全套医嘱执行记录,但A医院病史中竟然找不到化验报告单,这些报告突然去向不明,不能排除A医院掩盖其在术前、术中、术后未及时监测凝血功能,不合理使用抗凝、止血、凝血药物及与患者DIC死亡有关。

6、《主动脉球囊》置入手术产生的问题

1)未经患者或家属签字同意,擅自手术导致手术非法。

A医院的《专家甄别意见书》证实其实施该手术未经患者或家属同意。

(2)手术并发症

中华医学会编著的《临床技术操作规范(心血管外科学分册)》提示,植入“主动脉球囊”,有全身各脏器动脉栓塞、感染、血小板减少症、气囊破裂、意识丧失、脑梗等并发症;被告死亡诊断“乙状结肠穿孔、急性弥漫性腹膜炎,说明患者肠系膜动脉栓塞发生的原因,不能排除与非法植入该球囊后发生的并发症有关,之后患者疾病进一步发展为“乙状结肠穿孔、急性弥漫性腹膜炎。由于该手术未经同意,故手术即便发生并发症的风险,也应当由医方承担全部责任。

(3)手术后未尽到防范并发症的义务

中华医学会编著的《临床技术操作规范(心血管外科学分册)》规定“植入球囊后为预防血小板减少,每日需要定时检查血小板计数”,但A医院《医嘱单》以及化验报告显示,118日植入球囊后,只有121日、25日、26日检测过血小板,并未按规定每日定时检查。事实上患者术后血小板进行性降低,从118日的97×109/l,降低到126日的41×109/l,这一病情的变化因医方未及时检测而发生疏漏。

(4)具备医学适应症,却未及时取出《主动脉球囊》,导致病情恶化。

2013123日,超声心动图提示MEF58%,提示心脏射血正常,可取出《主动脉球囊》,但A医院却怠于取出,导致患者病情恶化。

7、护理过失造成患者吸入性窒息

118日早班护士的护理记录证实“患者进早餐稀饭误吸,予吸痰器吸出异物,予呼吸回路加压给氧,患者气管内异物吸出,神智恢复”。A医院8:00给患者使用无创呼吸机辅助呼吸。患者无法自理,全身插管,在护理人员干预的情况下发生气管堵塞、缺氧,神智不清,影响心功能,导致患者病情恶化,医方也存在过错。 

8、未及时观察病情变化

115日术后患者一直在监护室,115日—1227天没有大便,出现幻觉。术中使用了大剂量的止血、凝血药物,还植入主动脉球囊,需要密切观察患者是否有肠血管栓塞、脑血管意外等可能。但截至126日,仍未有神经内科、消化科等会诊,也没有密切观察患者病情变化,尤其是腹部症状、粪便的颜色,也未复查粪便常规及隐血,也未作脑部CT。在上述疏忽的情况下,竟然使用大剂量的镇静、催眠药物掩盖患者症状。

镇静、催眠药物使用如下

长期医嘱:124日 安定5mg口服 QN

临时医嘱:118日力月西40mg静滴

119日力月西50mg静推

120日力月西50mg静推

120日力月西15mg静滴

123日 安定5mg口服

124日思诺思10mg口服

124日静安0.2g静滴

正是这些药物的使用,掩盖了患者腹痛等胃肠道疾病症状,根据A医院的死亡诊断,死亡原因恰恰是胃肠道疾病“乙状结肠穿孔、急性弥漫性腹膜炎”。

综上,原告方认为,患者有冠心病、心肌梗塞病史,但入院后经溶栓、抗凝治疗后病情已稳定,因此不是导致其死亡的直接原因。而两被告在主动脉缝合、使用药物、检测等诸多过错交织在一起,是导致患者死亡的直接与主要原因,同时又因被告手术病历缺失且未征得患方签字同意,故在确定两被告的过错责任时,应至少确定在主要责任的上限即85%

三、 处理情况:

A医院与B医院见了本律师起诉状,在法庭当庭要求调解,结果协商以几十万元调解结案。

本文为王政律师原创,未经本人允许,禁止转载!


Copyright(C)2009-2016 上海市静安区愚园路315号紫安大厦916A室 
联系方式:021-61158303 61158275
邮箱:zhengbolaw@126.com
邮编:200040
上海政博律师事务所

在线客服

技术支持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